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第207节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第207节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作者:岁欲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第207节

        这人当时的算盘打得不知道有多响。

        “还剩下一个月,这份合约就要到期了。”谈西泽聊起当初来,“当时花三十万一个月让你给我做挡箭牌,现在想想,表面施惠给你,实则是我居心不良。”

        他毫不掩饰,就连算计都如此坦dangdang,倒更加显得君子。

        “你要不要一直做我的挡箭牌?”他突然问。

        “……”

        宋觅怔住,她心中隐有预感,神经紧绷起来,却还是故意问:“你什么意思?”

        谈西泽温温笑着:“和我结婚。”

        四个字,他说得轻松又自然,仿佛已经练习千万遍。

        在澳洲时,谈西泽经常会想,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娶她。

        在这样一个温馨浪漫的瞬间,宋觅不知道自己哪根神经没有搭对,脑子里冒出来前段时间听到的坊间秘密传言。

        传言说,谈先生身有隐疾。

        不行。

        她得问问才行。

        沉默好半晌后,宋觅颇为难以启齿:“谈西泽,我前段时间听说你有隐疾,才不近女色。所以,你打算把我一直留在身边,一边守活寡一边给你挡桃花对吗?”

        “?”

        谈西泽神色一怔,旋即灭掉手里的烟,指间散开一缕白,意味不明地笑了声。

        他笑了。

        宋觅却开始紧张:“你、你笑什么啊?”

        该不会传言里是真的吧。

        “奇怪。”男人眼梢一抬,显出几分风流来,“我怎么不知道我有隐疾?”

        “……”

        没等她开口,谈西泽眸光流转,脸上笑意加深,慢条斯理地道:“觅觅,你验过那么多次货,现在却来说我有隐疾,是不是有点不地道?”

        “……”

        “看来是我太久没喂你,很多事情你忘了。”

        说完,他招招手:“过来。”

        宋觅一噎:“干嘛。”

        “还能干嘛?”谈西泽放下交叠而放的长腿,单手拍了拍自己一只腿,声色蛊惑,“过来让你好好进行婚前验货。”

        “……”

        宋觅不肯迈步上前,尴尬地解释:“我只是听好多人都这么传啦,你也知道人云亦云嘛,说的人多了,可信度就变高了。我现在都搞不明白,这个到底是怎么传出来的。”

        “舒可姿。”

        谈西泽言简意赅地说了这三个字,“她传出来的。”

        原来他早就知道这个流言的事情。宋觅到他身边坐下:“舒可姿她为什么要散播这样的流言?”

        “自然是因为谈文周。”他淡淡道。

        那年除夕夜,谈文周勾结舒可姿给他下药,他却不惜划伤自己逃走,死活不肯随那二人的愿。

        如此一来,舒可姿便一口咬定,是谈西泽有隐疾,不然怎么可能在中药的情况下,面对一个投怀送抱的美人仍能自持不心动?

        在谈文周死后,舒可姿更是大肆传播这样的流言,什么场合都要拿出来冷冷嘲讽说几句。

        “你不生气吗?”宋觅问,要是有人这样造她的谣,估计她早就气得七窍生烟了。

        “谈文周的死对她冲击挺大。”谈西泽伸出一只手臂,环住她的腰身往怀里带,漫不经心地接着说,“她总得找些途径来发xie,我并不在意。”

        他倏地倾身逼近她,脸探在她的左边耳畔处,呼吸温热,嗓音低沉勾人:“至于我行不行,你心里有数就行。”

        宋觅:“……”

        有幸领教过,他是真的行。

        那一晚,又见玉佛。黑暗里,月光淌进来,玉佛的碧色在这样的光色里显得尤其突出,是暗色里唯一的一抹亮。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