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狠角儿(NPH) > 第六章业障

第六章业障

狠角儿(NPH)  作者:纳米单原子砷

        第六章业障

        更没料想到的是,黄师傅之死,只是一个开端。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接二连叁的,不仅是家丁,沉家旁支也开始有人离奇死亡。

        这些人,生前无一例外还都是黄师傅的酒肉朋友。

        事情太过反常,惊动了警察,他们将沉家众人好一番盘问,特别是那个苗族小姑娘,恨不得问将她翻问个底朝天,可小姑娘每次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有的死者甚至生前跟她没说过一句话,所以调查了一通最后也没调查出个一二叁来。

        警察只能得出结论,沉老爷的副手,早就有高血压糖niao病等基础病了,又不洁身自好,反而成日跟着沉老爷嫖娼纵欲,故而落得个突发心脏病猝死;而沉恪那个表叔二世祖,早就有老婆有孩子,平常看上去老实巴交,但谁知他私底下搞男同xing恋搞的厉害,不幸患上了艾滋病,故而没挺过一次流感。

        尽管他们死的时间凑巧,可的确和黄师傅死因一样,纯属意外而已。

        找不到原因,沉家上了年纪的老人便开始迷信起来,一些事情越传越离奇,越传越诡异。

        他们说,定是那苗疆女人凶死,化作了厉鬼来索命了。

        还有不少沉家家丁说他们在凌晨时亲耳听到女人在哭泣,亲眼看到后花园里有红衣女鬼在飘。

        沉老爷却从不信鬼神。

        他出生时正值内战,叁岁随资本家父母南下逃亡海外途中,不幸被人贩子拐带进了山西农村,给刁民做了十八年儿子,直到建国后才才被沉家老太太托人找回。

        他不像那个比他快小了二十岁弟弟沉公明,从小得了父母庇佑,锦衣玉食中长大,生得一副稳重斯文的xing子,反而是乡野之间摸爬滚打惯了,为人八面玲珑,hua头hua脑,生意场上游刃有余外倒也涎皮涎脸,色胆包天。

        沉老爷多次呵斥下人禁止造谣,甚至专门从T大请了留洋归来的心理学教授来庄园给家丁科普科学,破除迷信。

        可嘴上说着不信,沉老爷自己确实也整日的失眠做着噩梦。

        直到有一天,他亲眼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眼角流血的红衣女鬼,也彻底好不起来了。

        他开始求神拜佛,请来一波又一波的道士和尚来做法事。

        “鬼来自西南瘴地,戾气太重,需当地法力高强的大巫师收,老衲无能为力。”某个癞头大师和尚信誓旦旦道。

        终于,沉老爷专门从请云南苗疆请来一位村落间方圆百里德高望重的大巫师来驱鬼。

        那老巫师来的时候阵仗可是相当的大,他令沉家人cha五色旗叁百余面,列成四门二街,在沉家庄园方圆五里东南西北四个角上皆挂叁清神像。

        老巫师则在寅时黄昏出现,冠妙善冠,衣赭衣,左手执剑,右手执角而吹,门口空地烧香焚纸若干,举小火熏堂屋,念招魂辞,其左右门徒则跟在其后燃烛烧香。

        角声鸣鸣,跳舞迎神,举旗穿庭,做法看上去很像回事。

        好一番阵势后,他们终于熏出来一只毒蜈蚣,便仿若发现天大秘密似的,追踪其踪迹,证实竟是那苗族小姑娘所养宠物。

        老巫师大惊失色,如临大敌,煞有介事道这可是千年的蜈蚣精,而这小女孩正是他们苗疆本土传说中某个法力极高强的“草鬼婆”——    “蟜”的转世,但凡被“蟜”附身的女童皆精通黑巫蛊术,害人无数。故而他们白巫师从祖师爷辈起就世世代代立志要将“蟜”捉出来铲除。

        她的阿妈之所以会变成厉鬼,出来祸害了沉家人叁条人命,正是这女孩下咒招之。

        他强烈建议沉老爷按他们苗族本地习俗,将女孩在阳光下暴晒叁天叁夜,定能根除业障。

        沉世宝被诓的一愣一愣的,对老巫师所言深信不疑,立刻就要实施,谁知,家中女仆竟一齐出面阻拦:

        “老爷,您还劝我们不要封建迷信,你自己倒搞起来了!小闺女才五岁,能懂什么呢!她只是童心,逮着虫子玩。大山里长大的,谁小时候不爱养蜂子养虫子,难道俺们都是草鬼婆不成?”

        “都是家里的男仆在说自己遇见鬼了!我们几个女的怎么从一次都没见着呢?我看明明是他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腌臢事,心里心虚!”

        “老爷,你这可是要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呐,别说小孩子了,成人不吃不喝都顶不住叁天!”

        “这孩子没了爸妈已经够可怜了,您怎么还狠心这样对一个无辜孩子?造孽啊!”

        平日里,这苗族小姑娘竟不像男孩想像中的那样冷漠阴沉,反而一副天真活泼的模样,到了沉家没叁个月,就受到举家仆人,尤其是女仆人的喜爱。男孩时常看见她时常帮着她们干活,为她们排忧解难,逗得她们哈哈大笑。

        女仆人们都对这个聪明伶俐的小朋友赞不绝口,她一出了事情,她们也都纷纷出面护着她。

        众人争执不下,动静越闹越大,终于惊动了远在欧洲乡下过着恬静田园生活的老太太。

        一趟跨洋飞机,德隆望尊的老夫人亲自回了沉家莅临指导。

        第六章业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