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魁星乱(女尊np) > 26魁(3p)

26魁(3p)

魁星乱(女尊np)  作者:缚面罗阇

        26魁(3p)

        连懿一进门,也没有理会床上的关绮。先把承影扶起坐下,又点燃了被关绮掐灭的蜡烛。

        而关绮此时还在装睡。

        拢共睡下没多久,正是浅眠的时候,房间里忽然点了灯,怎么可能不醒呢?

        分明是想要连懿亲自过来喊。

        而那位也不着急,将烛台放到床头的柜子上,轻轻坐到关绮身边,俯下身去,在她耳边悄悄喊了一声,「魁娘?」

        「嗯……」关绮装作刚睡醒的样子,睁开了眼睛。

        要不怎么是连懿做了花魁呢,连蜡烛摆放的位置都是精心计算过的。一半的身体映着烛光,一半的身体落在夜色,直诱惑人伸手拉一把,将他的美貌从黑暗中解救出来。

        「你居然有空么?」关绮伸了个懒腰。

        连懿笑盈盈地点头,「那边的贵人不在这里过夜,宵禁之前就走了。」

        关绮有意套他的话,「只是宵禁罢了,殿下大可不必如此着急。」

        「公主日理万机,咱们……」

        话到一半,连懿才察觉自己失言。荣宠不惊的花魁郎君,只闪过了一丝暴露的恐惧:「魁娘怎么陷害小生。」

        关绮拉起他的手,温柔地拍了拍,「放心。」

        连懿低头,随即转了笑脸,将食指点在关绮鼻尖,慢慢往后拉。让关绮盯着自己,然后转头,让关绮看他身体的另一面——

        「怎么样?」

        鬓边一枚状元红的绢花牡丹,撒了些金粉,正在烛光下熠熠生辉。

        「漂亮极了。」关绮称赞。

        「是花漂亮呢?」连懿问,顺手卸下了那只牡丹,递给关绮,「还是人呢?」

        「当然是花。」关绮把牡丹往枕头下一sai,坐直了身体,「人……我不是还没见着吗?」

        赤luo的调情最适合现在的气氛。

        连懿将假装宽衣解带,手指绕了一圈,却将衣服系得更紧实了。两指拈着衣带一角,温柔地sai到关绮手上——

        只是轻轻一扯,便褪下了他身上的绸缎。

        「漂亮极了。」关绮由衷称赞。

        她藏起连懿的衣衫,伸手去勾他的下巴。脸庞相贴,温热的呼吸相互吸引,唇舌也自觉地纠缠在了一起。熟悉的身体嵌合一处,手指划过,身体便已经赤luo相拥了。

        「你累不累?」关绮问。

        连懿吻着她的手指,「再累也没有怠慢魁娘的道理。」

        但关绮与他太熟,确实看得出他今晚疲惫。

        于是反身将他按在床上,咬着他的乳首,便要挪着身子往他Yin物坐下。

        「诶……」连懿托住了她的腰,「房里还有别人呢。」

        被他这么一提醒,关绮叹了口气,转身坐在连懿的腿上,有些扫兴地看了承影一眼。

        「你先出去。」关绮吩咐。

        承影不敢直视关绮,低着头就往门外走。

        「怎么啦?」连懿也坐起来,环住关绮的腰,「我可没喊您打发他走。」

        他朝承影招招手,「过来。」

        关绮皱眉,可是连懿环在她腰间的手臂稍微用力,示意她安心,她便没有说话。

        承影如刚才那样跪在床边,等着连懿带着关绮转到他面前。

        连懿修长的手指从关绮小腹处往下走,深入双腿间的私密处,抖动着抚wei起了隐藏的花he。

        「唔……」

        他本来技法娴熟,带着琴茧的指头又勾了cui情的脂膏,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指尖的花rui便饱满肿胀,潺潺向外流出了粘稠的蜜水。

        「来。」

        双手一勾,承影便跟着趴在了关绮腿上。连懿的手指摸过承影的脸颊,将晶莹的粘稠尽数涂抹在上面。烛光闪闪,那张带着苦相的俊脸于是沾染了艳色,眼睛一垂,修长的睫毛便在他脸上投下一道似眼泪的阴影。

        关绮的腿随之被连懿抱开,再一次向承影展示了她的身体。

        承影当然还有些紧张,抬头望了一眼连懿。

        「喏。」连懿的手指从承影的鼻尖,一路拉到了关绮的di果,「你都学过的。」

        于是承影便闭上眼睛,像是在做过年后分祭品前感恩老天的祈祷。他有些发紫的嘴唇贴上连懿的手指,慢慢往下,舌头勾上了关绮的阴唇。

        他温柔地挤压着最迟钝的肉ban,不敢去抢连懿的地界。

        不只是身下,连身上也得到了花魁体贴至极的照顾——他的舌头正在关绮耳边说着情话,另一只手则恰到好处地侍奉起了她xiong前的chun光。

        「啊——」

        连懿的身体如同山中修炼千年的大蟒,沾染了初冬的寒气,格外冰凉。然而身下由承影烧出的火苗已经慢慢攀到了她心头,愈烧愈热,竟然让她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