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揽月 > 冯嘉怡番外

冯嘉怡番外

揽月  作者:乌乌冬面好吃

        冯嘉怡番外

        冯嘉怡真正和汪衡杨熟起来,是在高考结束后的暑假。

        本来她以为和汪衡杨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她足够了解自己,慢热且迟钝,再热烈的事物碰上自己也得被迫减速。

        冯嘉怡悲观地想着,可能她和汪衡杨注定没缘分,就像那些青chun小说里无疾而终的暗恋一样。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汪衡杨不知道从哪儿要来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然后加上了她的微信。

        冯嘉怡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午后。

        午睡醒来,她捞过手机解锁看时间,睡眼惺忪地盯着屏幕,然后看见悬浮窗上的消息通知。

        ――“冯嘉怡你好,我是汪衡杨。”

        再之后,就进入了再平常不过的环节。

        她绞尽脑汁地回复汪衡杨的每条消息,斟酌着打字、再删除。

        这场本该浪漫又热烈的恋爱被她拖成了相互试探的游戏,战线无限拉长。

        长到两人加上微信都有半个月之久,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时间推到了高考出成绩的这天。

        汪衡杨前一天晚上和她约好,第二天下午在校门口等她。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第二天汪衡杨给她发来消息,说自己有事去不了了。

        他接连发了几个对不起和不好意思。

        说不失望是假的,毕竟昨晚她还为此失眠到凌晨两点,早上又早早起来搭配衣服。

        但她还是回复:没关系的。

        过了十几分钟,冯嘉怡又收到一条语音消息。

        似乎是他那边终于获得短暂的空闲,解释了自己爽约的原因。

        冯嘉怡听了两遍,听他带着少年感的清朗的声色,听他语气焦急中流露出的真诚。

        她闲下来,慢慢往上翻着聊天记录。

        惊奇地发现,几乎每一次的聊天都是汪衡杨先起的头。

        有时候是他打球时遇到的天空,有时候是一句简单又无聊的问候。

        好像每次都是他主动,包括昨晚的邀约。

        静了一会儿,冯嘉怡决定自己也要主动一回。

        最起码,要明确表达一下自己的意向吧。

        而且汪衡杨那边情况好像有些不好,她隐约能听见孩子的哭声。

        只犹豫一下,冯嘉怡就发消息询问他地址,说了自己想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隔了一会儿那边才回复,依旧是语音。

        汪衡杨语气意外,又和她确认一遍是不是真的方便过来,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他才把地址发过来。

        冯嘉怡打车过去,很快就到医院,按照他给的方向慢慢找到二楼的输ye大厅。

        他在一众家长中显得格外醒目。

        理着圆寸,一身黑色运动装,怀里抱着个小女孩,脸蛋红扑扑的,额头贴着退烧贴,哭得发蔫。

        很奇怪,可能汪衡杨的身边不存在尴尬的磁场,也可能是归功于这几天的聊天,冯嘉怡站在他面前竟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好意思。

        她自然地朝他打了招呼,汪衡杨也朝她点头。

        然后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地说:“你能帮我抱一下她吗,我想去下洗手间。”

        话没说完,汪衡杨耳根先红透。

        冯嘉怡一下笑了出来,点头说好。

        汪衡杨慢慢和怀里的小女孩打着商量,“糯糯,先让这个姐姐抱你一会儿可以吗?”

        冯嘉怡带着温和的笑,蹲到她面前说了声你好。

        她好像对孩子天生拥有亲和力,糯糯只盯着她瞧了几秒就点头答应。

        小朋友手上扎了针,汪衡杨小心翼翼地把她交到冯嘉怡怀里。

        等他再回来,糯糯已经老老实实地躺在冯嘉怡怀里睡着了。

        他刚一走近,冯嘉怡就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好不容易睡着,两个人都怕再把她惊醒,默契地保持沉默。

        输ye大厅开了空调,冯嘉怡来之前考虑到,在挎包里装了条空调毯,指挥着汪衡杨把毯子拿出来给糯糯盖上。

        碰巧旁边有个护士路过,脚步生风,瞥一眼就随口对他说:“孩子爸爸来填一下信息。”

        汪衡杨无奈,他之前还笑臧程和他妹带着糯糯像一家叁口,没想到这会儿轮到他了。

        不过他不是会在意这个的人,冯嘉怡也不扭nie,甚至还笑着指指护士站的方向让他快点去。

        汪衡杨去护士站填信息,往后瞥一眼坐在远处的冯嘉怡,她姿态很好,正抬头看着输ye袋,温和如夏日山间的汩汩清泉。

        后知后觉的心动涌上来,慢慢充斥他的整个心脏。他忍不住笑,笔头不停的飞快填好。

        输ye大厅人来人往,因为有小孩的原因而嘈杂喧闹,糯糯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