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紅妝天下 > #289琉璃的海棠宴

#289琉璃的海棠宴

紅妝天下  作者:快乐草

        #289琉璃的海棠宴

        全公公又拿了好几份折子上来。

        段钧一脸苍白,看完整个背都颓了下去。

        皇帝眼中的痛心疾首不是装的:“这些都是弹劾你的折子!朕以为你成熟了,懂得为朕分忧,哪里知道你管了工部,就把国库当成你燕王的私库,大兴土木、好大喜功不说;现在是农收时节,你征用民工闹得天怒人怨,朕若还让你下乡,朕皇帝位置也做到头了。”

        “皇上息怒!”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段钧瑟瑟发抖。

        从小到大,皇帝就算没有特别宠爱段钧,但也不曾亏待他,更没有这样责骂过他,今日他从皇帝的言语里听出他对他的愤怒和心寒。

        没办法,段钧隐忍太久了,这些年来,眼看太子高高在上、赵王在翰林称霸、淮王在军队与民间享有盛誉,只有他默默蛰伏,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这景象何其熟悉?前不久跪在殿堂中央的是太子,如今太子失了圣心,赶到太庙反省,又一个皇子跪在御书房,不知皇帝要怎么宰?

        段钤悄悄看向段锦,别人看不清楚,但他看得明白。

        这时还是袁清砚站出来,建议皇帝除了究责,十五城十几万人的安抚与救济更刻不容缓;宜派钦差下乡调查,纠举地方官,勿枉勿纵以平民怨;另外吏部和hu部也要派人一同下乡,解决流民安置与救济,否则这些百姓将无以过冬。

        “钦天监预测今年有大雪,此事宜早不宜迟。”

        皇帝怒瞪颓败跪着的段钧,生气是真的,难过也是真的;他叫穆冰瑶打张家,但这些伤天害理的事,若张家不做,穆冰瑶也造不出来。

        最后段钧被皇帝拔去工部监管之责,禁足燕王府,待监察御史调查定罪;运河开通相关官员张家、方家所有官员暂停职责,拘禁各府以待调查。

        然后丞相穆晟,直接被任命为钦差大人,领御史和救济团队,下乡严查。

        “别给朕放过任何一个贪官污吏!”

        *****

        琼琚苑。

        段锦剥了颗葡tao,送到穆冰瑶面前,穆冰瑶想拿,段锦不给,直接送进她嘴里;手指轻轻碰触了穆冰瑶的舌尖,引发他一阵奇异的战栗,忍不住倚身过去,吻上了带着葡tao清甜的唇。

        这几日他们两人分工,一个管京城、一个负责城外,终于让张家和方家兵败如山倒……

        为了呼吸,穆冰瑶不得不推开段锦。

        段锦控诉:“瑶儿不心疼本王,本王这些日子累坏了,想尝点甜头还不行?”

        穆冰瑶满脸嫣红,她四周扫了一遍,知道她只是看不见,不代表没人好吗?

        而且光天化日,就坐在苑里的软榻上,段锦一吻上来,偶尔还会忘情,手就不规矩起来,这叫她如何承受?

        此时秋月拿了一张帖子,宫里璃贵嫔派人,邀请她和穆冰莹去参加赏海棠宴。

        穆冰瑶挑眉,此时是多事之秋,她还有心办海棠宴?

        穆冰瑶整好装,让段锦送她去;到了流光殿,段锦怏怏交代了穆冰瑶几句,就决定去慕君山庄讨儿子去。

        穆禛这几天除了淮王府、琼琚苑,跑最多的地方就是慕君山庄。

        流光殿不大,但建造精美,红砖绿瓦、琉璃灯挂,处处流光满溢,霞光绚丽,宛如天上的神宫玉殿。

        看得穆冰瑶闭了闭眼睛,甩开眼前流窜的不规则颜色。

        穆冰莹此时也匆匆赶来。

        段锦送穆冰瑶,当然不会顺道送她,只能坐府里马车前来;一到就剜了穆冰瑶一眼,眼神的怨恨从太子在榻上唤出她名字的那一刻,就没有消失过。

        穆冰瑶扫了一眼今日与会者,除了权贵高官的千金,还有嫔妃和公主。

        连拓拔珍、拓拔璎也在。

        宴无好宴。

        园子里摆了席,穆冰瑶先朝几个公主嫔妃见礼。

        拓拔珍先发难:“青城郡主,你太失礼了,见了后宫嫔妃竟不行跪礼?”

        “失礼的是珍贵人吧?”段嫣扫了拓拔珍一眼:“我大秦规矩,郡主对妃位以上嫔妃才需在正式场合行跪礼;珍贵人若想要青城郡主的膝盖,还得等你爬上妃位才有资格拿。喔,对了。”段嫣笑语嫣然:“等瑶儿嫁给老七成了淮王妃,那嫔位以下的人,还得给淮王妃行礼。瑶儿,过来这坐。”

        “你!”拓拔珍脸色涨红,眼睛瞠得奇大。

        她没想到自己膈应穆冰瑶几句,反而受到段嫣的嘲讽,每一句话还直往她心脏踩,疼得她xiong口一抽一抽的。

        乔若兰小心看向段嫣,又迅速敛下眼帘;六公主对穆冰瑶态度的转变,最不适应的是她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