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兄长(骨科) > 番外拾陆端午②

番外拾陆端午②

“……”荀薏停下脚步,抬头看他,表情微微错愕,“真的?”

        “嗯。”

        “噗,哈哈……”荀薏忍不住转身,双手捂着肚子笑,“哈哈,阿兄,那人原来是你啊。”

        笑到后面,竟蹲了下去,头埋进了臂弯里。荀桉见旁人看来的眼神,面红耳赤浑身僵硬,还是荀薏缓过劲站起来把他拉走。

        “哈哈,哈,呵呵。”荀薏将他带到角落,平复了笑意。

        荀桉面对墙壁独自冷静,转身才发现荀薏竟是将眼泪给笑了出来,眼眶是一圈桃红色的痕迹。

        荀薏见他平复,调皮的微微作揖,“谢谢阿兄!”她起身,便扭头就走,罕见地蹦了叁两步。

        “谢什么?”荀桉赶紧追上去。

        “谢谢你的画。”方寸之地间,你的画,是我脑海里的山河,“当初我还想买来着。”

        “我可以替你画。”

        荀薏突然转头,笑语嫣然,“真的吗?阿兄若要为我作画,指不定得一辈子。”

        不知道为什么,荀桉觉得此刻的荀薏,是如此的恣意潇洒,沉稳的xing格此刻也跟着飞扬了一二分。

        他不觉盯着荀薏,认真道:“好。”

        荀薏笑着摇头转身,阿兄还是听不出玩笑话,算了。

        屋房瓦舍挂上了彩绸,门前cha着艾草和菖蒲。街道上红彤彤的一片,大红灯笼高高挂,只待这夜晚点灯。两人买了些糕点,不时在小摊前驻足。

        “阿兄,你看!”荀薏扭头朝他招手,前面是一堆一堆的人墙,“我们去看看吗?”

        荀桉走到她的身旁,牵起她的衣袖点点头,“人太多了,不要走散。”

        “好。”

        两人从缝隙里挤进去,挤的鬓发微乱才发觉此路不通。荀桉用法qi带两人到一个角落落脚,突然听到了荀薏的一声惊呼。他回身,原来半空中也有不少修士飘着,刚刚不过是被站在凳子上的人给挡着了。

        他往里看,偌大的湖里停泊着数十艘龙舟。在岸边视角的最佳处,围成了好几圈人,桌面上的银两灵石、丹药功法和法qi,押着对应的龙舟。

        “这是端午的龙舟赛会,因为囦泽境名闻天下,此处的赛会最为热闹。”荀桉犹豫半晌,双手轻轻搭上她的肩膀,半搂着她避免冲散,“此湖名为渊流,乃明政仙人羽化灵府所在,遗留一百道小法阵,叁十处大法阵。此处的龙舟赛会的参与者并非凡人,皆是修士。他们以灵力为桨,率先穿越所有法阵的队伍可以进入灵府获取机缘。”

        荀薏看见一块两米长的正方形水镜悬在空中,“这水镜光泽runhua,灵气十足,拿来看赛舟也是大手笔啊。”

        “要走近些看看吗?”荀桉低头询问。

        “啊,不用不用。”荀薏下意识回头推辞,一抬眸,就望进了他的眼里。

        长睫低垂,浅棕色的眼仁略大,眼角下垂,他就这么目不转睛地看她,好像她是他的全部。

        这时她才惊觉两人是有多亲密,耳朵霎时红了起来。方才还没察觉,现在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耳根处传来的热气,背后似有若无的贴近,心里突然就敲锣打鼓了起来。

        她悄悄往前挪了两步,忽然前面的人群sao动起来,她的肩膀被撞到,被迫转身被人群挤到了前面。

        “阿薏!”荀桉立马伸出手去抓,但被挤到了后面,再往前时只能看见荀薏被推到湖边的身影。

        “阿薏!”

        龙舟赛会突然开始,人群流动的厉害,荀薏根本听不见荀桉的喊声,也停不下脚上的动作。

        “阿兄!我在这——”荀薏看不见荀桉,只能尽力举高手臂方便荀桉寻找。周围的人高的像山丘,荀薏不知道去的方向,在人堆里晕头转向。此时一束光从侧面打过,她朝那边走去,拨开最后几人后突然被扯了回来,只看见荀桉将她拉回却被挤下湖边的的样子。

        她不敢退出去,马上蹲下稳住身形,见荀桉用法qi转移到了一搜龙舟上才送了口气。

        她看着荀桉在龙舟上坐着,心绪不安。但是赛会已经开始了,阿兄现在回不来了,早知道就不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